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相對不驚飛,雲深知是誰

曾经沧海,长帆逐浪远去;回首放眼,静观风雨云烟

 
 
 

日志

 
 
关于我

极目天际,更觉自我渺小, 俯瞰原野,愈感自然奥妙, 历经风雨,倍感生命倔强, 回首放眼,静观云风雨烟……

网易考拉推荐

善意的谎言  

2013-03-03 22:50:36|  分类: 故事在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邓老师《善意的谎言》

【转载】善意的谎言 - 云中山水 - 海阔静水流,云去天更高
 

        20年前,她丈夫去逝後,每次朋友操心他兩母子的生活,她都笑笑:「好!我老公留下一幅名值不少,真急了,大不了。」她的子也知道,念大学费不低,他也不心:「好!我爸留下一幅名,大不了了。」


        一天,她真的匣子找我,一开盖子,一边说:「不得已,得了,您看看值多少?」她小心翼翼地拿出手卷,题签写着韩干照夜白〉,我一怔,沉吟道:「韩干照夜白?韩干是唐代画马的名家。」
      「是啊!所以我老公国宝级的。」

       我沒,慢慢打手卷,两尺,已经确定:假的!且不说画笔不精,连伪刻的印章都拙陋。只是我不知么说。偏偏她喜孜孜地指着画:「乾隆皇帝也收藏耶!」

       我豫再三,是心一横说:「抱歉!我得告实话假的!」

       她的臉一下子蒼白了,桌子,往下坐,坐上椅子,滑到了地上。我赶紧过去扶,她把手一,蒙着脸。看不她的表情,看到的是一片花白的头发
     「定?」她低着头问

     「定!是仿的,原件藏在纽约大都博物。」

       她沒,站起身,以很快的速度收好那卷走,用哀求的:「求求你!可别让子知道,他要是,就是真的。」

       过年,有一次遇上她母子,到留,那大男生又自信满满:「不怕!我有爸爸留下的无价。」我只觉心一揪。


       最近,我去紐約大都博物,在展堂看一位男士正贴着橱窗看那幅名的手卷。中是骠壮硕骏、鬃毛直立、昂首蹄,想要挣脱缰索的白。旁有南唐李韩干画照夜白」。

       男士見我靠近,微微位,抬,挺面熟,原是那大男生。

     「我去年世了,是心病,走得突然。」已在大的男士有点腼腆:「我特别从台北过来,看。」

     「你们家…」

    「我爸也留給我一幅,假的。因高中美术课本上有这张画,我早就知道真这儿。所幸我不知道,她一直认为是真的。」他笑笑:「也多,我怕我拿去,知道是假的,一下子崩,所以拚命用功,一路拿奖学金。我至死都不知道那副是假的。」

    「那幅呢?」

    「我挂在家里书房,常看,真是一匹仰首長嘶的照夜白,得它就是的,比幅真的。」

     走出博物,我站在口好,心想是不是回去,告他,其妈妈早知道是假的。只是又想起答应过他母亲,只好走了

      眼前突然起密密的雪花

-------------------------------------------------------------------------------------------------------------------

       “照夜白”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坐中“照夜白”系一木椿上,昂首嘶,四蹄腾骧,似欲挣脱缰索。此笔简练线条织细身微加渲染,雄已表韩干照夜白”六字,系南唐主李煜字。

    韩干西田人,生活在唐玄宗代。少家境清寒,常酒家送酒。大人王维发现他的才能,助他学画,“初曹霸,擅”,遂成为画马名家,玄宗供奉廷,玄宗曾令他陈闳画马,他;“臣自有,陛下内厩,皆臣之。”

善意的谎言 - 邓老师 - 未来教室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