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相對不驚飛,雲深知是誰

曾经沧海,长帆逐浪远去;回首放眼,静观风雨云烟

 
 
 

日志

 
 
关于我

极目天际,更觉自我渺小, 俯瞰原野,愈感自然奥妙, 历经风雨,倍感生命倔强, 回首放眼,静观云风雨烟……

网易考拉推荐

皖浙行——黟县古村访南屏  

2016-12-31 15:16:30|  分类: 南去北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皖浙行——黟县古村访南屏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皖浙行——黟县古村访南屏20161217日)

   此行出门前,与朋友约定,不赶时间,不追路程,走哪算哪,轻轻松松。鉴于此,早晨8点起床,9点到宾馆顶层的旋转餐厅,边用餐边赏窗外景,也算悠然。因都嫌身材已发胖,还商定每日只两餐,中午就免了。即可节省时间,且能避去餐后泛困症状,还多2小时游览时间。但,想到中午不吃,饥饿感也难受,便悄悄加量,早餐吃了5个鸡蛋,给自己壮胆。

   驾车再前行,已是上午10点。选定目的地,皖南黟县。因只有3个半小时路程,我原想下午接着游齐云山,但朋友嫌累,遂决定先选个古村落看看,算是折中。由于以前去过宏村、西递,在百度上搜了一圈,最后锁定南屏。

皖浙行——黟县古村访南屏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行走在高速,或因非旅游季节,或因经济不够活跃,一路上车辆很少,让我们疾走奔行很顺利。但下了高速,入黟县境内,道路迅速变窄,且渐渐驶向大山深处。不过,沿途景致越来越漂亮,不时出现的路旁村镇,粉墙黛瓦,清溪相伴,翠竹茂林,加之高天云淡,让人置身其中很惬意。

   将近4小时车行,我们来到位于碧阳镇的南屏古村前。购票后配上免费导游,随即开始了游览。

皖浙行——黟县古村访南屏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南屏古村,从地位上讲与西递、宏村同属中国第一批古村落名录。但其开发包装不如前两者,所以名气似乎略逊。但正因没过度商业开发,也使得该村保存更原始、古朴。加之电影《菊豆》、《徽商》、《大转折》等在此拍摄,为其平添了别样魅力。

   步入村间,听导游介绍:南屏村兴于明代,盛于清中叶,距今已有1200多年历史。由叶、程、李三大姓氏,宗族合聚分治管理,绵延至今。该村西南背依南屏山得名,因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渐成势。至今遗存72条旧巷,300余栋明清古宅,特别是现存的大量宗祠、支祠和家祠,被誉为“中国古祠堂建筑博物馆”。

皖浙行——黟县古村访南屏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小村给人第一感觉是老旧不堪,虽多为粉墙黛瓦,但檐上草飞,墙面斑驳,石径参差。不像旅游点,却透射出浓重的生活气息,颇接地气。走过一段小巷,转至一片空场,一座山墙环抱,叠檐飞挑的建筑立于眼前,这是叶氏支祠。上悬“钦点翰林”“钦赐翰林”“钦取知县”三块竖匾, 意欲告诉世人,此宗支人才济济,皇恩浩荡。

   该祠两进,入大门,前厅立一屏风,正面上书叶氏祖训,密密麻麻,数十条之多。从言行举止,到伦理道德,赏罚明细,规矩甚严。 屏后为内庭,四周环廊,中间透空,这是徽派建筑的常规做法。庭中间可接雨水,视为接财。庭后为中厅亦称祀堂,前悬“道合心同”匾,厅内正中挂“奎光堂”三字。这是祠堂主厅,也是家族处理重要事情的地方。再转后厅则是享堂,挂“思孝堂”匾,里面供奉着许多叶氏祖先牌位。

   这座建筑布局并不复杂,但建于明孝宗弘治年间公元1488-1505年)距今五百余年,列国家级文保单位,则令人刮目相看。

皖浙行——黟县古村访南屏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古村不大,但老宅、旧堂不少,陆陆续续,我们走过“慎思堂”“积善堂”“怀德堂”“冰凌阁”等若干。虽各有精彩,但布局大致相同。堂上对联内容,往往是上联求修身,下联劝学问。“忠孝传家永;诗书处事长”“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也许,正是平时尊崇如此品德与行为,方能造就这些家族遂后得以聚财成势,人丁兴旺,福禄绵延,渐渐筑起高宅深院。

   观至此,让人颇生感思。遵道德,守规矩,立品行,劝读书,这是中国几千年来所推崇的社会风气。过去,中国最基层人群靠家族式管理,每个家族依祖训管理并引领族人。荣则俱荣,败则俱败。因品行荣辱关乎着整个家族,所以每人处事所为,需要缜思慎行。当这种结构被打乱之后,每人可以特立独行,少了家族荣辱及品行约束,再没有整个社会强势的道德思想引领及规范,则难免不出现荒唐走板。

皖浙行——黟县古村访南屏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行走中,对我而言,最喜欢墙上花饰,堂上匾额,再是精致雕刻,古老家具及用具。细琢内中缘由,细闻其间典故,若解其妙,自是乐在其中。

   古村巷道很窄,时常仅容一人行走。但旁边山墙高大,即便是深宅,也显得门前局促。一些大门上悬的飞檐,尽管做工精细,但仰视侧观,依旧难赏全貌,似觉遗憾。

皖浙行——黟县古村访南屏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行走巷间,不时还可见到一些古屋古檐,或残破待修,或大门紧闭。听导游介绍,这些房屋主人,大都移居国外了。所留房屋,或无人打点,或待赠待售。目前只能处于如此荒废状态。听后不知为何,又生感慨。因为最近看过几处名宅豪园,主人多都移居国外。这些曾经大户,过去富贾一方,子孙得其益,诗书文章,走南闯北,见识自然高出常人一筹。寻更适宜未来生存之地栖居,即便远踏异乡,或许仍是不二选择。只是如此状况,精英资财散失,对社会对国家,不知是福是憾。

   一座小小古村,游览用时不长,却让人浮想连连。回望中,但见青山犹在,只是不知那渐渐升起的渺渺炊烟,又将飘何方……


         史话挂南屏,古韵绕山青。宅深檐飞高,德持家业兴。

   致远卷中求,善孝堂上风。百年基业在,四海笑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