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相對不驚飛,雲深知是誰

曾经沧海,长帆逐浪远去;回首放眼,静观风雨云烟

 
 
 

日志

 
 
关于我

极目天际,更觉自我渺小, 俯瞰原野,愈感自然奥妙, 历经风雨,倍感生命倔强, 回首放眼,静观云风雨烟……

网易考拉推荐

皖浙行——牌坊下的棠樾村  

2017-01-11 14:21:26|  分类: 南去北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皖浙行——牌坊下的棠樾村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皖浙行——牌坊下的棠樾村20161218日)

   从齐云山下来,拖着疲惫,驱车向歙县奔去,本希望早点到达,找个宾馆好好休息下。可这皖南大地,黟县到歙县间的公路旁,不时冒出指向各古村落的路标及广告,频频向你发出诱惑。终于,一个距“中国最大牌坊群棠樾古村”仅2.5公里的标示,让我们没能躲过此劫,一个转向,扎了进去。

   其实,这棠樾古村原本就在我们此行备选名单中,属于视行程和时间酌情安排的二类景点。所以,来此前也略做了点功课。

   棠樾古村,最早是北宋大中祥符年间(公元1008-1016年)徽州府衙官员鲍荣,见此地山清水秀,景色宜人,便建了个别墅,始有人住;至元代玉正年间(1341-1368因陆续迁入汪、董、姚、张等姓氏后,人口增多,渐成村落;到了明清时期,鲍氏宗支突显荣耀,官坐朝堂,商经盐道,可谓宦财皆通,雄持一方。其间又得许多的皇恩御沐,达到鼎盛。据说这鲍家祖先乃春秋时期齐国的鲍叔牙,可谓与山东有缘。

   走近该村,只见村头立一牌匾,起首对联“慈孝天下无双里,衮绣江南第一乡”。这是当年乾隆皇帝所题,令人观之仰之,瞬间将该村地位拔高了不少。

皖浙行——牌坊下的棠樾村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在导游引领下,我们先参观了位于村口的鲍氏宗祠。作为第一大姓,鲍氏在该村已繁衍34代之多,影响最广,势众最盛。这宗祠名曰敦本堂,坐北朝南,三进五开间布局。屋面为青瓦飞檐,立面居中三开设木门,两边石砖墙。虚实相间,庄重经典。进门后,经过一处典型徽派做法的周边设环廊式中庭,即面对主堂,上悬“乐善好施”匾额。经侧门再达后庭面对后堂,其立于青石台上,正面设栏,两侧拾级而上,颇感尊至。后堂内悬鲍氏宗祖画像。整个祠堂布置简单,银杏为柱,樟木作梁。数百年来,不损不蛀,保存完好。

皖浙行——牌坊下的棠樾村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位于敦本堂西侧,还另有一座祠堂。其立面含蓄,一片巨大粉墙之上,附有形似牌坊状的门脸。但这牌坊的两侧柱间,皆用方石实砌,仅中部留一不算很大的门洞。漆黑的木门扇,退于墙垛之后深掩,搭眼看去,颇觉涵藏内敛,又壁垒森严。门上悬“世孝祠”三字。这是棠樾村极具特色的“女祠”。

   自古以来,男尊女卑,女人不能进祠堂,乃中国千年古训。然而,在棠樾,女人曾经做出过巨大贡献,牌坊群中有两座,就是为这里女人竖立的。鉴于此,为彰棠樾女人之德,且避男女同祠之讳,遂建了这特殊的女祠。以利后世妇女贞德圣传效仿。

   女祠亦三进,入祠后正对中间主厅上悬“清懿堂”匾;再进亦是供奉牌位的后堂,挂“福我云礽”匾。一切规格皆比“男祠”敦本堂略低,但看上去更贤典淑雅。

皖浙行——牌坊下的棠樾村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自祠堂东望,则是闻名遐迩的牌坊群了。一排七座,立于村前官道之上,绵延数里之遥,气势恢宏,壮观夺目。这些牌坊,多选用当地“歙县青”石材筑就,坚实挺拔。两旁园田风光旖旎,杨柳直杉交簇,古意盎然。牌坊下,规整的青石板路,蜿蜒舒展,将村落与外边世界加以贯连。牌坊中,三座彰孝道,两座树贞节,一座因施善,一座表功勋,可谓包罗诸多。

   其间:有伺侍病母,吮吸脚脓舍弃仕进的鲍灿;有父子竞求替死的鲍佘岩、鲍寿逊有千里寻父,割股疗母鲍逢昌有寡守持家的贞节吴氏及汪氏;有阔捐三万两银、十万担粮,修河堤供军饷的两淮盐运使司鲍漱芳有功勋卓著的工部尚书鲍象贤这些牌坊,明代三座,清代四座,凸显鲍氏家族,横跨明清两朝,福荫绵延不绝。

皖浙行——牌坊下的棠樾村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走过这些牌坊,听罢这些故事,让我时而感动,时而叹息,内心之中,五味杂涌。对那些奉孝之情,作为古往今来尊孝义倡廉礼的中国社会,确实有树风气扬德善的正面意义;对要求妇女恪守妇道,善侍尽养,则实难简单用褒或贬概之;对花钱买牌坊的故事,则只能一笑而过。不过,也许太挑剔,也许喜欢另番思维,走过这些牌坊后,看到这显赫家族,居然明清两个朝代都可当朝为官,且均获皇家赏识,恩泽滋润,内心则促生出些许的困惑。既然曾为大明臣子,并得皇恩厚待,为何满清来了依旧可再被赏赐?这其间,是否有不忠之嫌,变节之虞?忠臣不事二主,国亡岂可家全。这些从小读书学过的道理,突然在眼前模糊了起来。那一刻很想知道,如果史可法或文天祥的后人看到这些,该会如何感想。是历史在欺骗,还是现实太残酷,或许是自己太愚钝,真的不知该如何解读了。

皖浙行——牌坊下的棠樾村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折返走进村中,一条古巷,延续着昨日遗痕,诉说着曾经故事。几座老宅,几处高堂,留存着古容旧貌。就建筑风格和特色来讲,因均属徽派,与前许所看,难有过多差异,此不再赘言。巷间有许多民宅,今已成为歙砚经销点,都号称自制自产自销,价格低廉,错过后悔。因没细究过歙砚,不敢妄断,所以也没过多停留。

   行走中听导游介绍,该村现在是皖南地区最大的侨乡。村中80%家庭有海外关系。这多因早年富贾一方的前辈,在国内战乱时即已外移,到改革开放后,借这层关系,又外引了诸多优秀的后生。或投亲不归,或借台搭桥到国外经商,造成今日状况。又是一个人财外移的村落,听到此,我不知该笑还是该囧。

皖浙行——牌坊下的棠樾村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位于古村旁一公里外,还有一处“鲍家花园”。这是清乾隆、嘉庆年间靠经营盐道发家的鲍启运当年所建私家花园里边假山怪石林立,奇花异木繁多,加上中间一片偌大的水面,确是不错休憩之处。只是看介绍,这片园林,初建时誉满江南,作为徽派园林代表,曾与拙政园、留园等比肩。但可惜,旧园被一场战火毁于天平天国。眼前之物乃重修重建之体,则让人意顿消。

   小村不大,可内藏了23处之多的国家级文保单位,还是蛮珍贵的。大约用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即匆匆游览完毕。回首再看一眼,那幽长古道,斑驳粉墙,还有古老的黛瓦翘檐。它们似是在等待,似是在眺望。只是不知,是等待游子,还是翘望那已远去的从前……


   青石立牌坊,贞女进祠堂。奉孝千古道,礼仪春秋场。

   皇恩诰天下,夕阳掩粉墙。纵横五百年,江南第一乡。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