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相對不驚飛,雲深知是誰

曾经沧海,长帆逐浪远去;回首放眼,静观风雨云烟

 
 
 

日志

 
 
关于我

极目天际,更觉自我渺小, 俯瞰原野,愈感自然奥妙, 历经风雨,倍感生命倔强, 回首放眼,静观云风雨烟……

网易考拉推荐

皖浙行——夜临屯溪踏老街  

2017-01-01 15:54:15|  分类: 南去北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皖浙行——夜临屯溪踏老街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皖浙行——夜临屯溪踏老街20161217日)


   从南屏古村出来,看还有时间,我们遂决定再去逛下相距仅半小时车程的屯溪老街,顺便在城里找个地方住宿,或许可以舒服点。

   因一时疏忽,导航将我们引进休宁县城内,不小心车辆超速,处理违章耽搁了不少时间。到达屯溪时,虽只有下午四点半多,但冬日昼短,已是夜幕初上的时光了。

   屯溪老街处新安江、横江、率水河所汇之三江口。走在新安江边,看熙熙攘攘的人流车流,旅游大巴更是一辆排一辆地接踵而过,深感这是个热闹的地方。

   应该说,临近傍晚的新安江有着别样地美,晚霞映衬下,远山近峦迭次展开,眼前的拱桥,穿过光影,好似在江上画了几个圆,难分水面上下。身前身后,不时有对对情侣走过,似添浪漫,又增柔情。

皖浙行——夜临屯溪踏老街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一片由黑瓦叠翘、山墙错置的徽派建筑组成的路口,遍布客栈招牌,醒目处老街口几字,更是在提醒,屯溪老街到了。继续沿江走过数十米后,我们折进一条古巷,几步远即看到老街。

   作为徽文化的发源地,屯溪于春秋时代曾先后隶属吴、楚两国,三国时东吴在此设犁阳县。宋代著名理学家程颢、程颐和朱熹祖籍故里即于此因此这里还“程朱阙里”依皖、赣、浙三省交界的区位之利,借三江水道地理优势,这里曾经商贾云集、文化荟萃、名人辈出。著名的徽商、徽菜、徽剧,甚至徽派建筑,均从这里兴起,并逐渐推扬出去的。

皖浙行——夜临屯溪踏老街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屯溪老街兴起于元末明初,距今已有近600年的历史。从最初的“八家栈”,逐渐形成今天千余米长的主街,外接十几条小巷,汇聚了300多栋经典徽派建筑的商业繁华之地。

   走进老街,瞬间即被两侧鳞次栉比的店铺和熙熙攘攘的人流所掩隐。伴着渐次开启的商家灯光,听着身边南腔北调的游客杂音,似乎让你难以拥有片刻的安静,去凝神观赏身边曾经古文化的精彩。一条宽约六七米的石板路,拖着老街的沉重,在摩肩擦踵的人群间,我们几乎是被推拥着浏览了一圈这貌似古色古香的地方。

皖浙行——夜临屯溪踏老街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老街的建筑多为两层,白墙青瓦,间或可见石刻木雕,虽存古风,但修缮痕迹明显,后改再添之处颇多。特别是行走中,见到的一些现代式大玻璃门窗墙面,霓虹灯招牌等,嵌在老建筑上,颠覆了原貌,让历史的沉积与厚重感锐减。观之,感觉古韵难再,不伦不类。老街的店铺布局,一般为底层开敞摆货,但多已采用现代超市模式;二层则设客栈或供商家自用。每间店铺面宽约五六米到十余米不等,中间高起风火山墙分割。二层多为木墙面,穿插有外廊式布局。顶部檐口外挑较深,似是为了增加遮雨挡风功能,同时也保证了二层建筑面积的最大化。这些店铺,几乎都挂有老字号招牌,让人真假难辨。一路走过,眼花缭乱,但感受更多是身处在一现代繁华集市,兜售当地土特产及文化用品而已。这一切,冲淡了古文化胜地的风貌和让人寻遗赏古的兴致。

皖浙行——夜临屯溪踏老街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走到主街尽端,一座高大石牌坊,上书“老街”二字。虽已暮色渐浓,但留影者依旧众多。

   匆匆一圈踏下来,过重的商业购物和旅游餐饮气息,后添的炫目招牌灯光,纷至沓来,躁杂不堪。夺了古趣,遮了旧韵,让人感受错乱,怅然略失。

   对历史文化名胜景观,首先应是保护,其次才是利用。记得当年游巴黎,夜晚的卢浮宫、塞纳河,也是灯火通明,粉彩迭呈。但采用的是射灯,靠旁边或远处投射,将建筑、绿化及景观照亮。断不是在古建筑上附加霓虹,画蛇添足,破坏原貌;更不会将历史建筑换上现代玻璃门,观之啼笑皆非。

皖浙行——夜临屯溪踏老街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或许,旅游与购物消费是难兄难弟,相互依存。但这彼此的照应,该由何种形式呈现,则需慎之又慎。保护永远是主线,“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不给历史街区及老建筑画上保护红线,任后来者渐渐蚕食,逐步调改,即便最初步子很小,但久之亦会面目全非。言至此,或许我这老建筑保护派的思想又在作祟,又会引来反对的声音。不说了,还是随缘随情吧。

   一天的游逛后,不论赏心悦目,还是思绪连连,最终还是要归到解决温饱。找了处徽菜馆,点上几个特色菜,还有比较倾心的臭鲑鱼,小酌几许,算是对自己的一番犒赏了。


   乘兴踏风来,屯溪寻老街。石板托徽楼,店铺沉杂卖。

   一江新安情,百年老号在。千里浮云过,闲恬自徘徊。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