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相對不驚飛,雲深知是誰

曾经沧海,长帆逐浪远去;回首放眼,静观风雨云烟

 
 
 

日志

 
 
关于我

极目天际,更觉自我渺小, 俯瞰原野,愈感自然奥妙, 历经风雨,倍感生命倔强, 回首放眼,静观云风雨烟……

网易考拉推荐

闽南温故----(三)似画如梦云水谣  

2017-03-07 14:16:11|  分类: 南去北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闽南温故----(三)诗画梦逐云水谣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闽南温故----(三)似画如梦云水谣


曾两次路经,但时间不允,无缘驻足浏览的云水谣古镇,此番得以了却心愿。

自南靖田螺坑土楼群北去两三公里,转过一条蜿蜒乡道,即见一山坳,拥着天蓝云白,山环屏翠,溪曲水潺,让人感觉,恍入了别却凡尘的世外桃源。

闽南温故----(三)诗画梦逐云水谣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走过一段两侧垄上苗翠塘清的小路后,眼前出现一木门栅栏,即今日古镇之入口。为何多了今日古镇几字,实因这里原为南靖一座名唤长教的小村落,非真正古镇。2005年台湾人拍摄电影《云水谣》,寻得此地,优美画面景象,令其一举扬名。为借势推介旅游,遂更名云水谣古镇。该村称镇,虽略显膨胀,但村容村貌亦古色古趣。再循着前人遗留故履,慢慢踱去,亦或可得另番悠

长教村可考遗迹始自元代,族谱记载,氏族四代于明宣德年间(1426-1435年)已出现外迁谋生者,延至十六代,足迹遍布东南亚各国及台湾。所以这里也是著名侨乡。

步入村中,土楼土屋交错,近水远山相迎。粗瓦泥墙,伴着初春景象,雀啼燕飞,旭日阳光,让人情怡心旷。

闽南温故----(三)诗画梦逐云水谣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来到和贵楼前,这是一座方形土楼,高五层,建于清雍正十年(1732年)。因该地段远古时为河床,土质松软,故此楼实乃建在沼泽之上。如此占地3000平米规模大物,座泽而立,实属不易。土楼前有一院,周设土屋,黄墙黑瓦飞檐,亦甚秀美。这与此前见过的土楼布局,不尽相同。楼内两环,中间设祖庙,门沿挂“进士”牌,中规中矩。

    沿溪再行,两岸楼屋相依,递次间隔,绵延几里,约数十栋之多,颇见规模。跨过一座溪上木桥,眼下卵石参差,对岸绿拥檐叠,感觉渐入佳境。此时,身边清溪慢慢变宽,亦更舒展,扭动的水面似乎要将岸边村落紧紧环抱住。此景恰若杜甫“清江一曲抱村流”之诗句再现。如此秀凝舒融景色,令人临之怡然。

闽南温故----(三)诗画梦逐云水谣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一株古老阔放的榕树,枝垂溪边,巨大荫影遮去大半水面。岸边散着几张茶桌矮凳,旁边翠竹挽风,芭蕉梳容,观之趣然,顿觉安恬,恍有远方归来之憧憬。就此歇脚,品饮香茗,自会安神收心,意不旁顾。

这条溪,一直蜿蜒着向前,溪边不时出现高大古榕树,间隔相望,连绵十余株之多,将一座小村,一条清流,妆点的古朴且宁静。临之,不忍离去。

这里的美,美在水静,静的透明;美在树老,老的心凝;美在黄墙土屋,美在自然与人文的悄然融合倾诉。

闽南温故----(三)诗画梦逐云水谣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在这里,若赏建筑,难推其崇,从土楼到村间老屋,挑出单栋评说,无法硕硕而谈。但将整座小村与清溪、古榕揉到一起,则构成了绝美画卷。

跨过水上石桩桥,身边巨大水车在溪流推拥下,缓缓旋动着,这感觉,仿佛让人真的回到了童年,回到那“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的场景里。

 闽南温故----(三)诗画梦逐云水谣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随游客人流,又走过一段长长田间路,来到另座土楼前,这是圆形的怀远楼。其自清光绪三十一年至宣统元年(19051909年),建了近5年。高4层,双环结构,为简姓氏族所修。此楼经典在内有私塾,门悬“诗礼庭”,再进内殿名“斯是室”,雕梁画柱,颇为精彩。两旁抱柱对联“书为天下英雄,善是人间富贵根”、“世间善事忠和孝,天下良谋读与耕”落笔苍劲,气势非凡这楼目前已被尊为国宝级。细看介绍,此处已属坎下村,非长教村所辖。如此看来,这所谓云水谣景区,历历兮兮,跨过了一村一隅地界,属相邻乡邻,相互整合而成的产物。

闽南温故----(三)诗画梦逐云水谣 - 云中山水 - 相对不惊飞,云深知是谁

 

游至此,眼前出现景区的另端出入口。一排排游览车横卧,如织的人流簇拥,比先前看过的几处景点,明显游客多了不少。

观此,不知为何,内心不觉涌上几许思绪。暮霞丛影渡边留”,一座原本藏于群山深坳的小村,若无电影宣传,也或今日仍该拥着宁静,拥着古朴,拥着那份幽隐与深邃可眼前,因变成旅游景点,招来庞大人流物流和财流,或许经济收入可得提升,但往昔的安恬与闲凝或许永不复返了。想到此,矛盾的心情,似添了一丝忧戚。悲兮福兮,难诉明了……

 

诗画云水谣,绝处藏阿娇,千载清溪流,古榕投怀抱。

陌上青青草,檐下雀归巢,但求闲恬逐,此情何时了。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